鏡頭見證中國偉大變化——法國攝影師格雷瓜爾·戴高樂的中國緣
來源: 新華網 2019-09-30 08:28 我要評論 井岡山報社融媒體
在巴黎清涼的夏日里,戴高樂將軍的侄孫、法國攝影師格雷瓜爾·戴高樂向記者聊起戴高樂家族與中國交往的珍貴歷史。

新華社巴黎9月29日電 通訊:鏡頭見證中國偉大變化——法國攝影師格雷瓜爾·戴高樂的中國緣

新華社記者 唐霽 徐永春 韓茜

“我只見過伯祖父(戴高樂將軍)3次,我那時還太小。他是法國總統,因為他,我們家族和中國緊密聯系了起來。”

在巴黎清涼的夏日里,戴高樂將軍的侄孫、法國攝影師格雷瓜爾·戴高樂向記者聊起戴高樂家族與中國交往的珍貴歷史。

格雷瓜爾的父親貝爾納·戴高樂是戴高樂將軍的侄子,曾任法中委員會主席,被稱為中法友誼“信使”。1964年,中法兩國建交伊始決定舉行首屆法國科技展覽會,貝爾納·戴高樂作為展覽會法方負責人率團與會,此后他一直致力于促進兩國友好,是中法友誼的推動者和見證者。

“我父親1964年去中國,那個時候我還小,但我知道對父親來說那是一次極為重要的旅行。父親從中國帶回了許多紀念品、書、照片和他拍的錄像,這讓我們全家都非常興奮,此后我們的生活就開始和中國有關。”格雷瓜爾回憶說。

祖輩、父輩們對中國的講述,讓孩提時的格雷瓜爾內心充滿對中國的向往。“1978年,我結束了在巴基斯坦卡拉奇的公職服務,我有兩個月的假期。我想,我已經離中國這么近了,應該去實現童年的夢。”他說。

于是,他坐上了從卡拉奇飛往北京的飛機,開始了第一次中國之行。

“當時我甚至沒想好要去哪里,因為我只聽說過北京、上海和廣州。但我很幸運,因為從1978年開始,整個中國都是開放的,我開始了探索整個中國的旅程。”

對當時的格雷瓜爾來說,中國“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完全不了解的世界”。“那個時候,路很寬,但汽車很少,人們的主要交通工具是自行車。作為一個外國人,我也加入到自行車大軍之中。我在北京結識了不少朋友,我們一起坐火車、輪船,從北京出發,到西安、成都、重慶、武漢、上海、廣州……”

他被中國人家門前的場景深深吸引:孩子們在路邊支起板凳做作業,大人們忙著洗衣服、晾衣服,老人們在下棋、打牌……“在巴黎,人們的街頭活動是去咖啡館。在中國,人們的街頭生活要豐富得多,從這里可以了解中國人日常生活的一個側面。”

于是,格雷瓜爾把鏡頭對準了中國普通民眾的日常生活。他說:“我小時候看了很多父親拍攝的中國上世紀60年代的照片和錄像。1978年的中國和1964年的中國在建筑外觀上、人們的服飾上、交通方式上沒有什么大的不同。但從1978年開始,我每次去中國都能夠深切感受到巨大的變化。”

“首先是城市的變化,包括建筑、城市的規模都發生了巨大改變。新的機場和火車站和以前完全不一樣,已經成為國際國內重要交通樞紐。新的、更舒適的現代化建筑拔地而起。我特別注意到路上的行人,每個人都充滿活力,有忙著去上班的,有在旅游、度假的……”格雷瓜爾興奮地講述著他2016年在中國看到的一切,而這一切都被他用相機記錄下來。

“從我所看到的,中國人生活舒適度有很大提高。即使在落后的地區,更多的家庭都擁有了電、水、舒適的住房。在大城市里,商業文化發展非常快。一開始我看到很多的西方品牌、快餐。但現在,我看到大量中國自己品牌的服裝、奢侈品、餐飲等,成為城市的主流商業文化。”他感嘆道。

今年,格雷瓜爾在巴黎舉辦了《中國:1978—2016年》攝影展,用他38年影像記錄展現了中國的偉大巨變。

“以前父親每次從中國回來,都把在中國拍攝的錄像放給全家看。以后我將繼續舉辦以中國文化為主題的攝影展,讓更多的法國人通過影像了解中國、走進中國。”格雷瓜爾說。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秒速赛车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