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亮青銅之光
9月20日,是一個特殊的日子。這天是新干縣大洋洲商代大墓考古發掘整整30周年。為了紀念這一“七五”期間全國十大考古發現、“中國20世紀百大考古大發現”,新干......

原標題:點亮青銅之光——新干大洋洲商代大墓考古發掘30周年

     

青銅伏鳥雙尾虎

     

新干大洋洲商代青銅博物館  

■彭建新文/圖

從遙遠的過往走來,揭示一個王朝的興盛,你沒有辜負創造者的期待,卻留給欣賞者無數的驚嘆。

9月20日,是一個特殊的日子。這天是新干縣大洋洲商代大墓考古發掘整整30周年。為了紀念這一“七五”期間全國十大考古發現、“中國20世紀百大考古大發現”,新干當地近期舉辦了隆重的紀念活動,老館升級改造重新開館、舉辦青銅文化產業高峰論壇,廣聚民智,多元發展,點亮亙古、厚重的青銅之光。

雙尾虎猜想

1989年大洋洲商代大墓考古發掘,震驚了中外,出土了475件青銅器,754件玉器,139件陶件,徹底顛覆了人們對于江南“荒蠻腹地”的看法,將江南的文明史整整提前了1700多年。

值得一提的是,當中發現的一件國寶———青銅伏鳥雙尾虎。其長53.5厘米,體寬13.0厘米,重6.2千克,立體圓鑄,腹空無底。身體和四肢分別裝飾著精美的鱗片紋、卷云紋和云雷紋,所有紋樣均為陽線刻。伏鳥雙尾虎造型奇特,令人拍案叫絕。虎踞南國,四腿撲伏于地,抬頭平視,背直脊凸,腹部略垂,雙尾垂卷。其背伏一小鳥,尖喙圓睛,豎頸短尾。虎面容奇異神靈,口張齒露,獠牙尖長,眉粗橫行,兩耳豎張,雙目圓凸,呈靜伏蹲立欲縱之勢。

考古專家介紹,這件伏鳥雙尾虎是銅虎中最大者,可謂是虎之王者。其外表透露出虎之威武、勇猛,內中則藏匿著詭譎、仙逸之神氣,將虎的神性和虎的氣質表現到極致。然而就是這樣一只威猛的虎背之上,卻站立著一只神態安詳的小鳥。虎不驚鳥,鳥不懼虎,鳥虎相融,渾然一體。

如此造型,實在令人費解。它到底在暗示什么?蘊藏著什么含義?它的用途又是什么呢?一切都是謎,期待著我們破解。

我們知道,存在即是合理。不妨穿越時空,置身3000多年前的商朝,來一場大膽的猜想。

先看造型,虎與鳥。《詩經》云:“天命玄鳥,降而生商。”商人一直把玄鳥作為他們崇拜的圖騰,因此鳥在上,虎在下,這一造型也就有了合理解釋。大洋洲所在的虎方國是臣服于商王朝的存在。而老虎正是虎方國的圖騰象征。

另一種猜想,即鳥是天上飛的,代表天意,是太陽神,虎是地上行的,是百獸之王,是山神。其身皆飾有云雷紋。古語云:“云雷動,則鳥獸升天。”統治者借伏鳥雙尾虎溝通神靈,代表天地治理好這個方國。

虎方國之謎

“……貞,令望乘暨舉途虎方,十一月……”當古老的甲骨文出現這么一段文字,即使再學識淵博的學者,也百思不得其解。

何謂虎方?虎方到底在哪里?寥寥數字,不足以化解人們的好奇心。直到大洋洲商代大墓的發掘及對距離大墓3公里的牛頭城遺址的發掘,虎方之爭才有了較大的共識。

牛頭城遺址位于距新干縣城約18公里處的大洋洲鎮東北面的中陵水庫旁,京九鐵路從其西北側擦肩而過,屬于平原邊緣的丘陵地帶。1977年調查發現,先后進行了6次考古調查或考古發掘。探明牛頭城址由5個山岳組成,占地面積38萬平方米,現保存完好的商代城垣有3000多米,城垣平均高4—6米,為夯筑土城,城北有護城河,城內有5000多平方米的夯土臺基,2000多平方米的大型建筑遺跡,城址分內城外城,均設有城門,外城均有似瞭望臺的馬面,是我國南方地區發現的保存形態最完好的商代城址之一,是一座具有方國都邑性質的城址,是江南地區商代文明最重要的物質載體之一。宮殿基址的發現說明牛頭城作為商代南方方國的中心城邑之一,已經擁有高度發達的政治文明,是商代贛鄱流域的政治、經濟、禮儀中心之一。

牛頭城的發掘,毫無疑問,意義重大,讓我們看到了一方都邑城址的宏偉壯闊,但它是不是甲骨文中所提到的虎方呢?這就必須將牛頭城址與商代大墓聯系起來看。

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科學家李伯謙、中國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夏商周研究室主任許宏博士等專家,到牛頭城址考古發掘現場,通過對出土的陶器群組合進行分析,發現其特征以瘦高型癟襠鬲為主,而吳城則以分襠鬲為主。他們認為牛頭城和吳城的差異性大于相似性;而從牛頭城出土的棱座豆則與大洋洲商墓出土的棱座豆完全一致,在吳城卻從未出土過。再加上牛頭城與大洋洲的空間距離更近等因素,專家們一致認為大洋洲商代大墓的主人應生活在牛頭城。應該說這給大洋洲商墓主人身份的種種猜測,畫上了一個句號。

青銅文明思考

掩卷沉思,當一個文明的時代印記劃落在天際,在一個經濟不夠發達的小鎮,我們該怎樣去認識它,發掘它的意義及價值?

最新的考古發掘成果顯示,青銅時代分布廣泛,中原地區有鄭州的二里崗,安陽的小屯村,西南地區有四川廣漢三星堆,中國南方地區有湖北武漢的盤龍城、湖南長沙的炭河里以及江南的江西新干大洋洲商代大墓。特別是位于長江中游的新干大洋洲商代大墓的發掘,打破了“文明不過長江”的說法,被譽為“江南青銅王國”。

李學勤教授這樣評價這一發現的重要意義“通過該墓的發現,江南的歷史要重新改寫,商代的文明要重新評估。”鄒衡教授則認為“這次發現的意義怎么評價也不過分。”國外的學者羅泰、羅森夫人、財各律和艾蘭特等,參觀大洋洲商代大墓后,無不對中華文明贊不絕口。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具有劃時代的重大發現,卻在歷經三十年的歲月里,顯得波瀾不驚,值得深思。

高峰論壇上,北大教授、夏商周斷代工程首席科學家李伯謙以及彭適凡、唐際根等青銅文化考古專家學者紛紛對新干的青銅文化產業發展建言獻策,讓人受益匪淺。簡而言之,概括如下:

一是“墻里開花”不能只是“墻外香”。縱觀近年來的青銅器展,自1989年發掘以來,這批寶中的部分文物不僅在國內多次展出,足跡還遍布美、日、法等國家和香港、臺灣等地區,并先后在北京國家博物館、廣東博物館、浙江博物館、甘肅博物館、山西博物館等展出,成為江西“走出去”的一張靚麗名片。墻里開花墻外香,不管墻里墻外,只要“香”就是好事,但如果能“里外香”不是更好嗎?

二是“短視”切莫“短路”。文化優勢化作經濟發展的優勢,才是我們樂見其成的,這就需要我們著眼長遠,精心謀劃,一步一個腳印,做一件,成一件,切不可今天提一提,明天碰到困難就繞著走,或干脆拖著做,腳踩西瓜皮,滑到哪里算哪里。文化產業發展是一個長期的發展過程,要有抓鐵有痕、踏石留印的恒心和毅力,更需要當地政府一任接著一任干,“功成不必在我”的實干與擔當。

三是實干還需巧干。一個產業的打造從來不易。需要有創新的思維,創業的干勁,有敢于第一個吃螃蟹的勇氣,多參觀、多學習、多借鑒,更要多從自身實際反思警醒,從而喚醒沉睡的資源,讓青銅之光重放光芒,造福當代,福澤百姓。

新時代路徑探索

生態中國,綠色江西的構想,讓旅游產業插上了騰飛的翅膀。

立足新時代,如何充分利用現有青銅文化資源,加大青銅文化的開發力度,使青銅旅游文化成為吉安市旅游乃至江西省旅游品牌,顯得尤為緊迫和重要。

近年來,新干對發展青銅文化產業做了大量探索,取得不俗的成績。該縣積極發展以青銅文化為中心的文化產業群,形成特色鮮明、功能互補的文化產業發展格局。吉安把商代青銅文化這一古色文化資源做大、做強,努力使其成為一個融宣傳青銅文化、觀光旅游、休閑娛樂為一體的文化產業,打造江西的“三星堆”。

2003年,新干縣在吉安市的大力支持下,建設了一個投資1200萬元,占地1600平方米的青銅博物館,并規劃了面積300畝的青銅文化遺址公園。大洋洲商代青銅博物館的建成,對于周邊縣、市乃至全省文化旅游事業的發展,產生巨大的促進作用,提高了大洋洲和江南青銅文化知名度。2010年,新干投資近億元,在縣城南新區興建了一個占地400畝的青銅文化公園,打造了一個高品位的青銅文化旅游景區。

如今,漫步新干縣城,到處是青銅雕塑,青銅文化元素的裝飾遍布大街小巷。每一處都傳遞著厚重的青銅文化,彰顯了城市深厚的文化底蘊。

為讓文化優勢變成產業發展優勢,新干縣持續打好宣傳牌,充分運用各種媒體展開多方位、多角度的宣傳造勢。通過舉辦青銅文化筆會,邀請國內外有名的作家、詩人到新干探索青銅文化之源,創作青銅文化精品;舉辦“青銅魂”風俗民情大型專題文藝活動,創作以青銅文化為深厚內涵的、展示青銅文化整體風貌的大型專題文藝活動劇本。主動跟進“大井岡旅游圈”的建設,加大新干青銅文化旅游推介,讓人們一提起中國就想到江西和吉安“古”有大洋洲青銅文化,“紅”有井岡山革命搖籃。通過宣傳,打造新干古色青銅文化、特色旅游產業兩大品牌,使古色、特色兩大文化旅游資源交相輝映,成為吉安文化旅游產品的馳名品牌。

關于青銅文化產業,未來的路還有很長,但慶幸的是我們迎來了一個最好的發展時期。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秒速赛车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