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情深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分田到戶,離村莊十余里路遠的山溝里,老實巴交的父親分到了一塊屬于我家的田地。去田里做工,要經過兩三個村莊,跨過三座......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分田到戶,離村莊十余里路遠的山溝里,老實巴交的父親分到了一塊屬于我家的田地。去田里做工,要經過兩三個村莊,跨過三座高山,走路快的要花上一個半小時。

雖說耕種、收獲都得幾經輾轉,艱苦跋涉,但那里的田泥深過膝,水量也充足,極適合稻谷的生長,田里長出來仿佛就是香噴噴的米飯。

在記憶中,小時候的我對那片田地充滿了向往。父親每每從那里做工回來,總會給我們帶回來一個個小小的驚喜:或是幾只巴掌大的鯽魚,或是斤把肥碩的泥鰍,甚至是一只野山兔。于是,嘴饞的我們對那片田地的向往升騰為一種渴望。每當聽到父親要到那地方去勞作,我們的胃就開始舒張,幸福與滿足就會幻化作許多幅美妙的圖景:父親在那里耕田,一只銀白色的大鯽魚突然間就竄到了耙齒上,父親輕而易舉地把可愛的鯽魚捉起,放入早已備好的系在腰間的魚簍里;在泥田邊的水溝里,泥鰍臥在水底,一動不動,瞇著眼,在白天也睡懶覺。父親耕過了田,趁空閑時間來到水溝邊,把溝里的水放干,之后,父親就捉起一只只滑溜溜的泥鰍……

記得第一次跟隨父親走進那片田地,是我十三歲那年。無知的我以為這必定是一場愉快之旅。那是插秧時節,煙雨迷蒙的鄉野,灰蒙蒙一片———天還沒亮,父母已早起。他們冒著薄寒,在秧田里拔了兩擔滿滿的秧苗。吃了早飯,我跟在父親身后,向那片充滿了神奇的田地進發。父親肩上的扁擔發出尖銳的叫聲。我手里提著陶瓷罐,罐里是我和父親的午飯(父親每每到遠處勞作,都是帶飯到田里。他說,這樣可以節省許多時間,多做許多工夫)。

我開始發現父親腳步的艱難。他挑著沉重的擔子,走在泥濘里,開始爬山。山路早已被農人和耕牛踩得稀爛———一腳踩下去,鞋子拔不起。父親赤著腳,在泥濘的山路上蹣跚著。他的腳脖子繃成一股一股的肌肉。我看著他的背影,看著他踩下的一個個溫濕的腳印,感受著一種偉岸的含義。

跨過幾座山,拐過幾道坎,十幾里山路甩在了身后。我把帶到田邊的飯菜放在田坎邊的草地上。父親說,不能放在草地上,會有螞蟻的,得放在水里。經驗豐富的他真令我佩服的五體投地。等我們用午飯時,想不到缸里還是爬滿了螞蟻。原來,一根枯萎的草葉幫助了那些螞蟻。我見后一臉愁容。父親卻微笑,說:“沒關系,可以吃的。”緊接著,父親敲擊幾下陶罐,螞蟻拼著命往外跑。待一會兒,父親就津津有味地吃起來。畢竟餓了,我看后,喉結不斷地起伏,也只有齜著牙,吞起來。父親邊吃邊說,農人是要吃苦的,不吃苦,莊稼就很難長起來。

參加工作后的我,也忘不了回家幫父母做點農活。每次去那片地里勞作,父親就會對我說:“蠻累的,你又沒有做慣,路又遠,還是別去吧!”父親的心思我是知道的,他既擔心我這個“脫產干部”吃不消,又苦于家中勞力少,農忙之時,總是備感艱難。

歲月飛逝,父母的身體也慢慢被時光拋在了虛弱里。他們的腿腳開始不靈便了,特別是由關節炎引起的疼痛纏繞著他們。但他們卻沒有松動對那片土地的深情。父親年年耕耙,母親也年年跟著插播收割。我經常想象他們在通往那片田地的崎嶇山路攀行,他們虛弱的小而瘦的肩上壓著沉沉的擔子。跟在他們身后,我看著他們的背影,他們似乎越來越矮了。他們挑著的犁耙或擔子拖著地面,似乎有什么要拖住他們的腳步。

早幾年,有時休假回家,坐在咬著竹管煙斗的父親身邊,就會對他說起:“爸,你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我們又多在外面,還是把那塊遠處的田丟了吧。”父親悠悠地叭著煙,很平靜的樣子,回說:“沒什么大病,趕著還走得動,再種幾年。”

記得幾年前的“雙搶”時節,做教師的妻子心血來潮,說要去幫忙。那塊最遠的稻田自然是支援的主要陣地。等我們在田里干到近中午時,天空突然烏云密布,狂風大作,電閃雷鳴。不一會,雨水傾盆而下。出門時未見雨的跡象,雨具也沒帶。我們只有躲到長滿水草的深溝坎里避雨。忽然,妻一聲驚叫后,直往岸上跳。我低頭一看,一只只水蛇爬過父親、我、母親的腳背,往上游游去。父親卻異常平靜,說,水蛇無毒,不動它,它不會咬人的。

妻回來后重感冒一回。而父親、母親這樣的經歷又何止一次么?

之后,妻與我回家,都要勸父親丟了那塊稻田。而年已花甲的父母卻怎么也不肯。他們都說,農民少了土地,就像從身上抽去了血液。

我想,父母親對那片田地的深情,只有作為農民的他們才能真正理解。

現在,村里幾家那處有田的都送與附近村人耕種,七十多歲的父親實在無能為力了,身體也不好,弟弟又在外地謀生,那處稻田也只有送與別人。

前幾天回家,父親又提起那處稻田,擔心別人光耕種不下肥、亂下肥,把田的底子弄薄作壞。我說,現在還有哪個稀罕那一塊水田了,能幫你種著不拋荒就已是謝天謝地了。父親無語,滿臉的無奈。

時代變了,農民與土地的聯系似乎在漸次弱減,而作為一代老農民的父親,對那片田地依然葆有濃濃的深情和無盡的牽掛。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秒速赛车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