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芽菜
豆芽菜哪里都有,美食專家會說這不是一盤廬陵“特色年夜菜”。誠然。但我記憶中的豆芽菜風味可能與眾有異。

豆芽菜,我說她是華夏蔬菜里堂堂的國菜。

豆芽菜哪里都有,美食專家會說這不是一盤廬陵“特色年夜菜”。誠然。但我記憶中的豆芽菜風味可能與眾有異。

一盤豆芽菜能把我帶進詩經歲月。豬是我國畜牧文明與農耕文明的“交接者”,豆芽菜是我國農耕文明之濫觴。

豆芽菜源自神圣的“五谷”。“菽者稼最強。古謂之尗,漢謂之豆,今字作菽。菽者,眾豆之總名。然大豆曰菽,豆苗曰霍,小豆則曰荅。”(《春秋·考異郵》)據我所知,菽在五谷中“最中國”。中國人的重要營養取之于菽,軍馬的軍糧配給都不能少大豆。“烹葵及菽。”“中原有菽,小民采之。”(《詩經》)諸如此類,讀之一熱。

從主糧變成主菜的豆芽,“冰肌玉質”、“金芽寸長”,長得像一把如意,又稱為如意菜。

勤勞有劃算的農家,殺年豬之前一個禮拜磨豆腐,磨豆腐之前半個月發豆芽。冬日鄉村寂冷,只有廳堂火塘里的火,和村頭老井中冒著的熱氣是生動暖人的。這一水一火醞釀春節。

滿是苔蘚的井頭旁,家家都有一個鏤空了底的木桶,有的是舊飯甑,上面是金黃的稻草,下面是金黃的豆子。生產隊的大豆拔下來,被壯漢們掛上村口那棵巨大的老樟樹上,吹干后,分到各家的大豆少得可憐,因而金貴。村人喊那棵老樟樹為“樟公公”,小時候我覺得它無比高大———孩童眼里的東西,長大后都覺得矮小了。每天幾趟,家家戶戶,或老或少,或是挑井水的壯漢順手,冒著霜露雨雪,都要去井頭為豆芽澆水。井水寒冬暖酷暑涼,上蒼為人類想好了一切。只靠這一勺勺冒著霧氣溫暖的井水,十天半個月,生硬的大豆們化身為晶瑩剔透的豆芽菜,都頂著個“小黃帽”。豆芽特別證明水是生命的天使。

燒紅大鍋,小小心心擱上半調羹金黃金貴的菜油,“滋滋滋”地先放紅辣椒干絲和姜絲,雪白的豆芽(根須也不用擇掉),“嘩啦”,倒進鍋里,鍋鏟翻動幾下整個廚房就清香撲鼻。有的會加點冬酒,就更加醇香爽滑。湯多湯少,悉聽尊便。起鍋時,加些蒜苗或蔥花,這碗食材地道、廚藝簡便的豆芽菜就好了,吃得會咬掉鼻子。

我們小時候的年夜飯,包括整個正月待客,豆芽菜,以及豆腐(含油豆腐、豆干),加上薯粉絲、筍干之類是主力,紅燒肉、線雞、魚之類,更多的是象征意義。豆芽還可打湯、煮火鍋,還是“佛跳墻”的好料。而豆芽菜桶里的豆芽菜,在小孩眼里似乎是取之不竭的。漫長的寒冬和讓大人捉襟見肘的春節,因了豆芽菜就不那么難熬了。

豆芽,窮人的“孝菜”。“菽水承歡”,這個成語源自孔子:“啜菽飲水,盡其歡,斯之謂孝。”豆和水指最平凡的食品,用它來奉養父母,雖貧寒而孝心無限也。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秒速赛车计划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