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子珍:信念鼓舞著我
賀子珍(1909-1984)永新縣煙閣鄉人。1925年參加革命,1926年入黨。1928年5月在井岡山與毛澤東結為夫妻。長征中曾為保護戰友身負重傷,解放后任全國政協委員。現......

編者按:賀子珍(1909-1984)永新縣煙閣鄉人。1925年參加革命,1926年入黨。1928年5月在井岡山與毛澤東結為夫妻。長征中曾為保護戰友身負重傷,解放后任全國政協委員。現將她的長征經歷整理出來,與讀者分享。文章采用第一人稱敘述,即指代本文主人公。

1934年10月,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決定撤離蘇區。這個消息是毛澤東派人通知我的。當時毛澤東受王明“左”傾路線排擠,已不在軍隊擔任職務了。他在捎來的口信中說,他在于都隨先行部隊出發了,讓把他的換洗衣服交給警衛員。還說,中央已批準我隨總衛生部休養連的同志一起行動,讓我出發前趕快把小毛安頓好。

小毛是在中央蘇區比較安定的環境下生的男孩,已經2歲多了。毛澤東受到“左”傾路線排擠,沒多少事可做,小毛給他帶來了很多歡樂,我們夫妻都特別疼愛小毛。可是紅軍長征不許帶孩子,我只好請妹妹賀怡和妹夫毛澤覃幫忙安置小毛,后來毛澤覃犧牲,小毛從此下落不明。

我隨休養連的隊伍出發時,是懷著孕的。在長征路上,我生下一個女孩,因為隊伍馬上要走,孩子都沒顧上看一眼,就送了人。我現在都說不清孩子是在什么地方送走的。長征路上根本沒有條件坐月子休息,更沒有任何營養品,在饑寒交迫中,能夠吃飽就非常不錯了。生產過后,身體還很虛弱,那時我沒有想到,還有另外一場生死考驗在等著我。

一天下午,日影已經西斜,休養連的隊伍來到貴州盤縣一個叫豬場的地方。大家卸下偽裝準備宿營。突然,飛來一隊國民黨的飛機。敵機發現紅軍隊伍,輪番進行掃射和轟炸。我其實已經在一條溝邊隱蔽好了,猛抬頭卻發現一位傷員還在擔架上。我馬上從溝里躍出來,想去招呼戰友把他抬離大路。就在這一剎那,一顆炸彈在我的身旁爆炸。我來不及多想,猛撲到這位戰友身上,只覺得全身一陣劇烈的疼痛,便失去了知覺。

等我蘇醒過來時,已經是幾天以后了。聽同志們說,彈片把我的頭部和背部炸傷了好幾處,殷紅的鮮血把軍服浸透了。軍醫夾出了表層彈片,包扎了傷口,但是我依然昏迷不醒,而且口鼻中不停地流血。軍醫估計我活不久了,長征路上的顛簸可能會加速我的死亡,建議把我留在附近老鄉家里休養。但是毛澤東不同意,堅持要帶我一起走,他說:“把她留在老百姓家里,肯定只有死,抬著走,也許還能活。”他叫來傅連醫生給我診治。

經過診療,我蘇醒了過來,但是身體上劇烈的疼痛仍然會讓我陷入陣陣昏迷。在疼痛難忍時,我曾不止一次要求隨行戰士給我一槍,讓我結束這難捱的痛苦。在同志們的照顧和鼓勵下,我終于還是頑強地活過來了。我用生命保護的那位同志安然無恙,這也給了我極大的安慰,我的血沒有白流。這次經歷也讓我相信,接下來無論遇到什么樣的困難,我都能堅持下去。正是這個信念鼓舞著我,堅持走完了長征路。

(記者劉嬌、宋靈波 整理)

網友評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秒速赛车计划数据 湖北麻将如何算账 云南11选五开奖走势图 蛋挞五元一个赚钱吗 荆门麻将红中赖子杠下载 后三包胆技巧 360彩票对比器 快乐12选5胆拖投注表 重庆时时调整了吗 连码三四靠七活有多画 最准的时时彩在线计划 代理vs竞技麻将怎么赚钱 2019中国女篮决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