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士奇
來源: 中國吉安網 2015-11-30 16:34 我要評論 井岡山報社融媒體

寒士拜相的楊士奇

楊士奇(公元1366一1444年),名寓,號東里,明代江西泰和秀溪(今泰和縣城郊)人。建文二年(公元1400年),他36歲應惠帝之召,進入翰林院當編篡宮,迅即為翰林修書總裁方孝藉推崇,奏升為副總裁。爾后v不斷晉升官職,從侍讀、侍講、左春坊左諭德、禮部侍郎、華蓋殿大學士、少保、少傅到兵部尚書、光祿大夫、柱國、少師。歷事四帝,輔佐君王40多年,一直為內閣重臣。他深得皇帝的倚重和厚愛,被賜與“繩懲糾繆”銀章,參與咨詢議事,制定方針政策,及時糾正失誤。從洪熙元年〈公元1425年)到正統元年(公元1436年)出現的仁宣致治的好形勢,楊士奇是有功勞的。正統九年三月十四日(公元1444年4月2日)病逝。死后,贈太師,溢文貞。著有《東里全集》、《文淵閣書目》、《歷代名臣奏議》等。在文學上頗有成就,與楊榮、楊溥形成明初以"三楊"為代表的“閣體”派,楊士奇為詩派盟主。詩歌雍容典雅,創造了一種鋪揚功德,點綴太平的詩風,左右了當時詩壇。

楊士奇沒有經過科舉考試取得功名,而是通過自學成才,由一個貧苦的寒儒,做到了宰相一級的大宮。他寒士拜相,事變顯揚,名聞遐逛,為世人所稱道。史官稱他是“質金相,通達國體”“大雅之明哲焉”——楊士可出生于元至正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公元1366年2月3日)。他出生一年零四個月就喪父,5歲時隨母親改嫁到吉水羅子理家,改姓羅。當他知道自己的家世后,常常淆然淚下,私下里用土磚作神主,每日獨自焚香跪拜,祭祀先祖。后來羅子理從戶外竊窺他的行動,很受感動,恢復他姓楊。9歲時,羅子理任德安郡守遭到彈劫,滴戍陜西,死在那里,便與母親回泰和。家庭生活十分貧困,但楊士奇一邊勞動,一邊刻苦讀書,奮勉蹲厲,立志成才。

母親慈愛善良,知書達理,常常以他的家世和親朋鄰里的傳統美德對其進行教育。母親的一言一行,他都一一記錄,匯編成一本《慈訓》。外祖父博學多才,看他有出息,十分器重,悉心培養,從嚴教導,使他小小年紀對《氈書》、《五經))((左氏傳》等著作就能過目成誦,屬對應句隨手拈來。他學習的時候,專心致志,旁若無人,同學逗他玩耍,他毫元所動。放學回家的時候,常常挾書獨行,思考問題。師長和親友都稱贊他的學習精神。他愛書如命,凡發現哪家有書,不管認識的人和不認識的人,他都前去借讀,或擠出錢把書買回。母親也很支持,常常把養的母雞拿去與人換書。有時沒錢買書,就手抄以讀。

14歲時,外祖父把江西鄉試的題目拿來考他,他對答如流。這年冬天,他和表哥陳孟潔往沙村拜訪劉東方老師。這天,大雪初霧,飲酒正酣,劉老師以《雪霧詩》為題,叫他倆賦詩言志。孟潔的詩是:“年勤苦事雞窗,有志青云白玉堂,會待香風楊柳陌,紅樓爭看綠衣郎。”士奇的詩是:“雪初停酒未消,溪山深處踏瓊瑤,不嫌寒氣侵入骨,貪看梅花過野橋。”老師批評孟潔的詩低俗,境界不高,十年寒窗,只博得“紅樓爭看綠衣郎”。而贊揚楊士奇的詩志趣高遠,表現了在苦寒中鍛煉成長的美好情懷。在師友親朋的勉勵下,楊士奇更是發奮讀書,學業大進。由于他學識淵博,品行和才干出類拔萃,15歲時就應鄉里之聘,開館授徒。此后,他客居武昌等地,游學教書,并著書立說,受到文人方士的贊譽和賞識,漢陽守令王叔英稱他為“佐才也“

楊士奇平日總是寬厚待人,清廉律己。16歲時,向他拜師求學的學生特別多。當時有一個貧窮的讀書人,家有老母而無法奉養,楊士奇看他儀態莊重,又有學問,便把自己的學生分一半給他,讓他掙些薪金以奉養老母。士奇的母親稱贊他做得對,說:“我兒后日從政,應當象這樣去做。”17歲時,姑母全家患疫疾,親威鄰居不敢接近,而楊士奇每日都去照料,灑掃庭戶,煮湯熬藥,精心護理,直到全家康復。21歲在章貢琴江書院教書時,與當地縣令邵子鏡友誼甚篤。有一個商人路過琴江,關吏搜到攜帶的偽鈔,邵子鏡懷疑是商人一手偽造,要對其施以笛刑,商人不服。楊士奇知道這事后,覺得證據不確鑿,建議兔刑,邵子鏡采納了他的建議。商人感謝不已,以五十兩銀子相送,楊士奇拒不收受,并厲聲斥退商人。

楊士奇對人待物,豁達大度,以大局為重,不記私怨。同僚中誰有小過錯,常常為之掩蓋。永樂帝時,廣東布政使徐奇把嶺南的土特產送給朝廷各大臣,唯獨楊士奇沒有。永樂帝都為他抱不平,而楊士奇毫不介意,并為徐奇辯解:“他究竟接受了沒有?我現在記不清楚,況且些許土產,定然沒有其他的用意。”又如,有人反映楊榮接受了邊將饋贈的好馬,宣宗對他很不滿,而楊士奇為之說好話,他說:“楊榮屢次隨文皇北征,掌管兵馬,所以接受邊將饋贈。但楊榮通曉邊塞事務,了解敵我雙方形勢,為我等所不能比。他功大于過,不應以小過失介意。”宣宗說:“我初即位時,楊榮曾說你的壞話,而你卻為他說好話。”楊士奇誠懇地說:“希望隆下象寬容我一樣對待楊榮。楊士奇謙虛厚道,不圖虛名利祿。洪熙元年(公元1425年)正月,朝廷任命楊士奇兼禮部尚書,不久,改兼兵部尚書。對于這樣顯赫的高宮,楊士奇卻辭而不受,他說:"我任少傅、大學士之職已經超過了能力所限,尚書的職位更不敢當。”皇帝很嚴肅地對他說:“黃淮、金幼孜都任三職,只有你二職,人們將會怎樣看待這個問題呢?我的主意已定,你不要推辭。”士奇只好答應任職,但不要尚書的薪棒。皇帝又說:“你為我勞勤二十年,應該有這樣的傣祿,怎么還辭掉呢?”士奇回答說:“尚書月傣六十石糧食,可養壯士六十人,我得二傣已過分,怎么能再加一傣?”當時大臣霆義提出折中方案,建議停發學士棒,發少傅、尚書傣。士奇不同意他的建議,說:“辭祿當辭厚〈辭工資多的),不能搞虛名。”在楊士奇的一再懇切要求下,皇帝答應不給他增加尚書月傣。

楊士奇平生樂簡靜,閑暇時閉門讀書。居官奉職甚謹,在家里絕不談公事,朝廷的事,就是至親的人也不讓他們知道。在京城為相幾十年,妻子卻在家鄉躬勤家業,以耕作樹畜為務。妻子死后,他十分悲痛,因公務在身,未能回去親自為亡妻舉葬,只買一塊石板刻上碑文寄回。61歲時,仁宗皇帝準備派人去他家鄉蓋造公宅,并要賜他腆田200畝,楊士奇都婉言謝絕。宣德六年(公元1431年)七月十五日晚上,宣宗皇帝親臨楊士奇住所,看他的居室很破舊,說要為他修理,楊士奇也推辭掉了。九月,宣宗把東華門外的一座庭院賜與他,他卻分出一半與別人同住。  

12

網友評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電話:0796-2199795或0796-8259287
秒速赛车计划数据 山东时时交流群 怎么计算北京pk10教程 婚庆公司赚钱多么 2014年2月19上证指数 万能棋牌辅助软件免费下载 时时乐上海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费用和利息 决战卡五星下载安卓版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金币 5173平台如何赚钱 网络捕鱼注册送彩金 什么店稳赚不赔